<tr id="gmquu"><xmp id="gmquu">
<acronym id="gmquu"><optgroup id="gmquu"></optgroup></acronym>

首次破解超級App抖音今日頭條背后另類企業文化

2019-06-29 11:40 稿源:接招公眾號  0條評論

今日頭條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接招 (ID:itakethat,),作者:方浩,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字節跳動的全球員工人數突破 5 萬了,而兩年前,這個數字還是 1 萬。從組織規模的角度來講,已經是一家傳統意義上的大公司了。

大公司可能出現的問題是,一切變得復雜,效率降低,甚至喪失戰斗力,失去創新能力。

但給外界的感覺是,這家公司始終保持亞馬遜所推崇的Day1 創業精神,不斷推出爆款APP,戰斗力強到讓巨頭緊張。

所有人在追問,這家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答案分三層:最直接的表現是產品,背后支撐產品的是技術系統,追根溯源是團隊和文化。

硅谷公司早就認識到文化的重要性。Zappos的創始人謝家華曾說過,“就個體而言,性格即命運;對組織而言,文化即命運。”

我們采訪了字節跳動多名員工,力圖解碼字節跳動的企業管理和內部文化。

但搞清楚一家公司的文化核心到底是什么,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每天身處其中的人。就像空氣,只有當它變得糟糕時,你才能意識到它的存在。

透明、透明、透明

字節跳動企業文化與雇主品牌負責人徐敏提到一件小事:他們部門曾經制作過一幅在公司內部“反杠精”的漫畫,提醒大家提意見時,不要為了反對而反對。漫畫是字節跳動宣傳自己內部文化常用的手段,茶水間甚至洗手間,隨處見縫插針地張貼著。

張一鳴看到這個漫畫,找到徐敏說,這個主題不合適。理由是,不能對任何一個提不同意見的同事做惡意推測——TA抱有"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杠精心態;而且這會讓大家提意見時先自我審查,“我是不是杠精了”。張一鳴認為這會傷害內部的自由表達的氛圍。

字節跳動員工人數的快速擴張,尤以 2017 年為甚。那年夏天的時候,團隊快速擴張帶來的一些負面,開始投射在頭條圈(類似其他公司的內部論壇)。頭條圈出現了很多匿名的吐槽和情緒宣泄,這與反饋、收集內部有價值信息的初衷相違背。管理層專門在一次例會后,花了近一個小時時間,討論是否有必要把頭條圈實名制。

“結果這個環節成了當天例會上爭論最激烈的環節。” 2015 年加入字節跳動的高級總監楊翀回憶。一百多人討論了半個多小時后開始投票,支持和反對實名的人各占一半。

支持實名制者認為:“匿名跟公司坦誠清晰的公司文化相違悖。”反對者則認為:“匿名有利于更多、更豐富的自由表達。”

繼續討論半小時后,支持匿名的聲音成為主流。因為實名可能會導致發言者反復斟酌,正常的情緒被流失,措辭被修正,匿名給人的表達壓力更小。他們達成共識,“沒有障礙地讓信息傳遞,也是另外一種坦誠。”

不過,他們仍然鼓勵大家實名討論,每個人匿名發言的次數會被記錄,并顯示在名字旁邊。兩個月有三次匿名發帖的機會。

放在其他公司,這件事情遠不至于需要在公司所有管理層參加的會議裁定,但在字節跳動,只要關乎信息流動,沒有小事。

“讓各類信息在內部更高效、透明的流動,從而創造一個透明、高效的信息環境,是字節跳動作為一個組織運行的底層價值。”張羽說,這名前電視主持人 2018 年加入字節跳動,現在負責公司的公益事務。

張羽認為,創造并維持透明、高效的信息環境,是字節跳動內部管理和企業文化最關鍵之所在。

“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 ”像運營產品一樣運營公司,這是張一鳴在 2015 年提出的觀點。可以說,他最成功的兩個產品,一個是頭條、抖音等廣泛意義上的App;另一個產品就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而這兩個產品的底層邏輯是一樣的,都是在做信息管理。因為他相信,信息流動的效率是構建一切效率的基礎。

字節跳動的管理團隊,跟像素級優化今日頭條和抖音這些產品一樣,像素級地優化內部的信息環境。

如果說,中臺制的組織架構是字節跳動快速奔跑的硬件,企業文化是讓它停不下來的軟件,高效流動的信息環境則是這家公司的底層架構。

所有組織機構中,信息即權力。普通員工,上司,上司的上司,所掌握的信息通常是不一樣的。字節跳動也存在信息分層,但被減少、扁平到了極致。

比如,字節跳動的員工可以在內部查到任何一個同事最近的工作重點——OKR。新入職的員工可以在WIKI上查看公司所有歷史資料。頭條系的產品數據,每個普通員工都有查看的權利——只要向你的直屬Leader提出申請就可以,不需要更高層級的人同意。審批不是為了設限,而是要每個人為獲取的信息負責。

再比如,每雙月舉辦一次的“CEO面對面”活動,張一鳴出面回答大家的疑問。就在公司食堂,人滿為限,其他人可以看直播。迄今已經舉辦了 20 次。

今日頭條副總編輯徐一龍說,這個活動本質上就是最高層級的信息同步。近兩個月的營收,發展情況,公司遇到哪些問題,包括對公司外部競爭的疑問,普通員工都可以得到解答。

除信息扁平化流動,這家公司更鼓勵大家自由表達,表揚、贊賞競爭對手的產品在公司所有的會議上成為一種常態。在公司食堂,滾動播出的是用戶對產品的批評意見。因為視頻形式更容易引起大家的重視。

用坦誠降低管理成本

要做到信息最大程度的無障礙流動,需要土壤支撐。首先是內部文化。

2018 年中,字節跳動對內發布以“坦誠清晰、追求極致、務實敢為,開放謙遜、始終創業”為核心的內容,稱作字節范。

徐敏負責把這些內容對內有效傳達。食堂的電視,衛生間的漫畫,到處是關于字節范兒的宣講。他說,設計這些東西的初衷就是盡量簡單到能用一句話講明白,成為大家的做事綱領。

亞馬遜、Netflix、蘋果等大公司的成功管理經驗會被他們拿來借鑒,此外,管理大師的書籍對張一鳴本人影響很大。

他從杰克·韋爾奇的《贏》中認識到“坦誠”在管理中的重要性。“缺乏坦誠是商業生活中最卑劣的秘密。”缺乏坦誠不僅指惡意欺詐,更是不能真實表達自己的想法”。

坦誠的好處是,可以讓真實、不走形的信息流動,降低管理成本。有時候坦誠也意味著不留情面地反對。開會時被懟,或在公開場合被挑戰,如果不能承受這樣的心里壓力,多半會待得不舒服。

新人需要適應的還有稱呼。創業初期,“總”,“哥”,“老大”這樣的稱呼在頭條就不被允許,敬語也不能使用,而是要直呼其名。理由很簡單,一旦使用尊稱,開口的人不自覺地會有“矮三分”的心理。

李航從華為來到字節跳動AI實驗室擔任總監,在這位技術大拿面前,年輕人不自覺就叫“李航老師”。團隊里的一些成員在微軟時期就是他的實習生,他只好每次都糾正,“不要叫我老師”。

此前的職業生涯中,李航更多擔任管理者的角色,幾乎不搞編程了,但在字節跳動也要自己動手寫程序。

張羽在字節跳動是副總裁的職級,只要需要他,即便是一個基層員工都可以隨時拉他入群,要求他協助某個項目。

直呼其名,不公開職級,反向上管理,任何人可以給公司任何一個人的業績和字節范考評打分,普通員工有權利給任何一個人打電話,包括管理層。這些平等狀態的實現,既是目的也是手段。最終指向的是信息無障礙流動。

在字節跳動,一切阻礙信息快速流動和共享的障礙物,都被視作“敵人”。謝欣所管理的效率工程部門,專門負責優化公司內部的信息流動。這個部門自研開發了內部辦公軟件飛書。既能解決實際問題,又好用的工具是必備。

你無法想象,這家公司對溝通效率追求到什么程度。哪怕一個改變的提升效果微乎其微,都不放過。

使用飛書對話,所有人的聊天紀錄都顯示在左邊。因為張一鳴有個理念,交流即創作。工作中討論半小時的結果就應該是一份文本式的會議紀錄。

公司還鼓勵群聊,盡可能地最大范圍同步消息。初入公司,負責公益的張羽經常會毫無征兆地被拉進某個群,配合其他同事完成某個項目。他也可以快速進入對話序列。飛書有個功能,任何新加入的人,都可以第一時間自動同步此前的全部的聊天內容,從而獲得群里討論話題的上下文。

徐一龍這樣描述在字節跳動的工作氛圍,“你唯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創造力不夠,其他任何借口都找不到。”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狠狠撸撸_AV在线视频成人社区,男人的天堂东京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