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gmquu"><xmp id="gmquu">
<acronym id="gmquu"><optgroup id="gmquu"></optgroup></acronym>

快遞插翅記,從滿地跑到滿天飛

2019-06-28 11:27 稿源:鋅財經  0條評論

無人機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劉奕琦,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迅蟻CEO章磊和航天航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親密接觸,是 16 年前。

2003 年章磊考入北航,從本科到博士畢業,他在航空學院待了九年時間,畢業后,又進入了一家為航空研究所提供技術的軟件公司。用章磊的話講,飛行器是他愿意花一輩子研究的東西,天空是他希望能夠無限接近的地方。

2015 年,章磊回到杭州開啟了自己的創業生涯,這一次,依然離不開飛行器。迅蟻是一家專注于智能化的無人機全自主物流配送技術研發和應用的公司,通過無人機配送模式,解決傳統依靠人力的物流方式速度慢、成本高、不易管理的問題。目前,迅蟻和中國郵政達成合作,在浙江開創了第一條無人機郵路。

據章磊介紹,飛機在全球貨運的噸公里數只有1%,但貨值卻高達33%到36%。和陸運、海運相比,航空運輸效率更高,他堅信物流配送形式在不斷演進的過程中,必然會走向天空。

區別于遠距離、大貨量的飛機運輸,章磊把目光縮短到同城配送,并將載體縮小為只能配送少量貨物的無人飛行器。“我們總抱怨城市路面交通太堵,修更多的路,挖更多的隧道,架更高的高架橋都沒有辦法完全解決,但無人機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除了效率,章磊的自信還源于日益增高的人力配送成本。國內存在許多廉價勞動力,這是市場不看好無人物流的重要原因之一。“外賣小哥的送貨費一定是隨著時間推移日益增高的,而且人工配送的辛苦程度已經讓外賣員成為了離職率最高的職業。無人物流的成本會隨著設施完善不斷降低,這也是我看好這塊市場的原因之一。”

即便如此,創業初期的迅蟻卻并不為市場所看好。據“壹行研”(Innova Research)出版的 2015 全球無人機行業研究報告市場預測顯示, 2015 年無人機在“物流與零售”細分市場的銷售額僅為 760 萬美元,占當年全球無人機銷售額的不足千分之五。“無人機物流市場太冷門了,當時很多投資人都不太看好。包括現在,也從來沒有到有些行業所謂的風口階段。”

在市場貧瘠期切入,在章磊看來是“春江水暖鴨先知”的最好的時機。提概念、做demo(樣品)、重復實驗…頭幾年的迅蟻是一個專注于產品研發的實驗室。直到 2016 年,公司出現了一個里程碑事件,第一次嘗試將無人機物流投入商業化運營。

章磊說,那時迅蟻成立還不到一年,無終點的持續投入讓他不得不考慮將產品商用化,來激活公司資金。他主動找到中國郵政表達了合作意愿,兩者一拍即合。

2016 年 9 月 19 日,迅蟻開通了中國第一條無人機郵路,此次開通的航線是從浙江省安吉市杭垓鎮到七管村。這條路位于浙江安徽交界處的山區,訂單量不大,路況復雜,采用郵車送遞成本較高,而使用無人機可以降低一半的成本費用。

“我還記得第一次試飛,我們去了六個人,”章磊忍俊不禁。起始地兩個人,終點兩個人,中間還有兩個人各負責一個山頭。六個人、六個對講機,每個地方都放置一臺可監控飛機狀態的電腦。“飛機到我這兒了。”每個人都將對講機的天線拉到最長,互相報告著飛機起落狀態。“還有桌子、電池、車子…我們準備了一大堆東西。”

迅蟻的目標是城市,但鄉村卻成了它最好的試驗場。飛行故障后分析數據,在異常天氣里調整參數,經過了幾個月的實操, 2017 年迅蟻正式投入商用。“在這之前,無人機物流在全球范圍內都沒有商用先例。”對章磊而言,開啟鄉村物流是一場意外之喜。

2017 年 3 月,迅蟻將無人機快遞配送的現場運行操作轉交給了經過培訓的郵政員工。如今浙江、貴州、四川三地已經開啟了二十多條常態化運營的無人機郵路。

2018 年,低調的無人機物流市場迎來了政策利好。 5 月 11 日,中國民航局出臺《民航局關于促進航空物流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支持物流企業利用航空器、無人機提供航空物流解決方案。

企業公司不甘人后。 2 月 5 日,京東成為首個以省域為范圍進行無人機物流配送的國家級試點企業。 3 月 27 日,順豐子公司江西豐羽順途科技有限公司,獲得中國民用航空華東地區管理局頒發的全國首張無人機航空運營(試點)許可證。 5 月 29 日,餓了么宣布獲準開辟中國第一批無人機即時配送航線,送餐無人機正式投入商業運營。年底,蘇寧物流在安徽農村完成無人機第一單派送。

入場較早的迅蟻也在那一年,開啟了城市無人機配送的測試。第一階段試飛行三個月,迅蟻投入了8 -10 架飛機在同一區域同時試飛,測試飛行里程達到兩萬多公里。高密度的飛行測試,讓章磊發現了其中的安全優化空間。原來大家只需要指揮一架飛機就可以,但多架飛機同時飛行的情況,可能會出現碰撞的危險。而把手伸向飛機旋翼,打開艙蓋取出貨品,對于非專業人員而言也存在一定的危險性。

經過不斷嘗試,章磊開始聚焦于建立一個機器人運力網絡系統。 2018 年 9 月,在上海舉辦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迅蟻發布了系統的最新一代系統成果ANDET,并推出了全新一代的無人機RA3,無人樞紐站RH1 和無人車RG1。通過天空和地面的結合,完善全流程的無人化末端配送服務,實現貨物配送的全鏈路無人化。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狠狠撸撸_AV在线视频成人社区,男人的天堂东京热!